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妙手回村_ 第三百零三章:替你妈教训你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28 11:5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天际的云小说妙手回村 第三百零三章:替你妈教训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清晨的阳光温暖,让人变的慵懒,床对赖床分子有着不可言喻的吸引力,虽然有起早的习惯,李林依旧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,蔡文雅也是一样,早早的就醒了,两人正脸相对,偶尔睁开眼睛看一眼对方,脸上偶尔挂上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说实话,第一眼见到你,我觉着你就是个小丑,根本没什么地方能吸引到我……”蔡文雅声音很低,自嘲的笑了笑道:“我自己都没想到,现在躺在我这张床上的是你…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,看到你的第一眼,我觉着还是离你远一点的好……没想到会躺在这里……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吧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信命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偶尔信命,但又不全信。”李林笑着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命,但走到现在,又都是命运安排的,你说,这是不是很好笑?”蔡文雅说着,她就坐了起来,揉了揉清澈如水的眸子道;“起来吧,陪我去墓地看看,毕竟她生了我,她现在已经走了,我应该去送送她…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清早,男人和女人都会有**,也是**最强盛的时候,饱暖思‘淫’欲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李林挣扎了半天才算从床上爬起来,来到洗手间梳洗了一番,两人就下了楼,在楼下的早餐店吃了一些米粥,又在附近的花店买了康乃馨,两人便是驱车直接向天山县城东山的墓地赶去,一路上,蔡文雅都是心不在焉的,像是在想什么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想哭就哭出来吧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李林拿了两张纸巾给蔡文雅递了过去,这样的情景他亲身经历过,自然清楚此时蔡文雅的心情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蔡文雅微微一笑道:“我不哭,我不能让她笑我,就算没有她,我依然过的很好,我应该笑出来才是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正赶上上班的高峰期,不宽街道车水马龙,一片热闹景象,随着车子渐渐靠近东山的墓地,人流也变得稀薄了起来,到了东山墓地外几乎就没什么人了,也就是偶尔有两辆小轿车经过,应该都是来墓地祭奠死者的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也确实,来墓地也只能是祭奠死者,要说他们是来挖宝的,谁信啊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偌大的墓地里无数个墓碑矗立在哪儿,蔡文雅走在前边,李林紧随其后,很快,两人就在半山坡的高档墓地停了下来,看着崭新的墓碑,看着墓碑上的照片,蔡文雅如水的眸子变的湿润了起来,往昔儿时的景象不自觉的就出现在了脑海中,特别是母亲的笑容……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她才发现,她真的恨不起来,鲜花放在墓碑前,走到墓碑前蹲了下来,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。来时,她想过,一定不能哭出来,可是,来了看到了照片,她还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泪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走了。我来送你最后一程,到天堂,你要做个负责任的母亲……”蔡文雅低声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听着蔡文雅说着,李林也是深吸了口气,心里也是酸溜溜的,眼角也是泛起了泪花,他是个感性的人,最见不得这种场面,他也不知道要不要上去劝劝蔡文雅,就那样矗立在哪儿,静静的注视着蔡文雅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娘,一路走好…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五六分钟后,蔡文雅擦了擦眼角的泪花,随后就站了起来,回过头看了李林一眼,道:“走吧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人死不能复生,节哀。”李林道:“阿姨在九泉之下知道你来看她,她一定会很开心的…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蔡文雅破涕为笑,道:“这下,我身边一个亲人都没了,你要是敢离开,老娘和你拼命…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笑了笑,李林就十分骚气的上前牵住了蔡文雅的手,郑重的点头道:“不会的,只要不死,我就一直在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蔡文雅点了点头,手指就按在了李林的嘴上,“我不准你说不吉利的话,你要陪着我,就算死也要我先死,我害怕一个人…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李林郑重的点头,拉着蔡文雅的手就更紧了,心里也是感慨万千,任她是八面玲珑,看上去坚强无比,毕竟也是个女人,也有着小女人的一面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就在两人转身刚要离开时,一辆奔驰直接开进了墓地,车子停在一边,一个长相十分英俊的年轻人从车上下来,只看这个年轻人一眼,李林就直眼了,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,甚至都不敢相信,一个男人能长的这么漂亮,没错,就应该用漂亮这两个字来形容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是个让女人都自惭形秽的男人,他皮肤白皙,脸颊上没任何瑕疵,特别是那双眼睛,足以秒杀很多女性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一直以来,李林都自认是花瓶,不是牛粪,但见了这个年轻人,他才发现,自己真的和牛粪没什么区别,甚至连牛粪都不如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个年轻人除了漂亮之外,还有一样重要的东西引起了李林的注意,他不自觉的就向着蔡文雅看去,因为,这个年轻人长的和蔡文雅实在太像了,只一看李林就觉着,这两人肯定有关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果然,正如李林所想,李林看到了年轻人,蔡文雅自然也看到了,只见她那两条弯弯的眉毛拧在了一起,一双清澈的眸子也是冷了下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认识他?”李林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何止是认识。”蔡文雅苦笑道:“我们是同母异父的姐弟,怎么能不认识?”说罢,蔡文雅就直接向前走去,根本就没上前打招呼的意思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李林张了张嘴,还想说点什么,但话到了嘴边他又憋了回去,这不怪蔡文雅,在农村有句老话,前窝后继,这种关系是最难相处的,即便她们是同母异父的姐弟,更多的应该是敌意,而不是亲情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墓地里没什么人,距离又如此之近,李林和蔡文雅看到了这个年轻人,年轻人自然也是看到了他们,当目光落在蔡文雅的身上时,年轻人的眉毛就竖了起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年轻人沉声喝了一声,就直接向两人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听年轻人喊了起来,李林和蔡文雅也就停了下来,转过身向着年轻人看去,蔡文雅黛眉紧锁,道:“我来送她最后一程…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结果她还没等说完,年轻人就冷笑一声道:“蔡文雅,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,是谁允许你来的,是谁允许你来送我母亲最后一程的?别再让我看到你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蔡文雅再次皱眉,声音也是冷了下来,她双目死死的盯着年轻人,一字一顿的道:“丁鹏,请你放尊重点,我是来祭拜我的母亲的,和你丁鹏没任何关系…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母亲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丁鹏冷笑一声道:“蔡文雅,你也好意思说出口,你以为我不知道,你就是被丢弃的野种,还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,还有脸来祭拜,你配吗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蔡文雅的粉拳攥在一起,脸蛋气的也是一阵青一阵白的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原本她不想和丁鹏一般见识,虽然没什么感情,但亲情的纽带还是在的,而且,人才刚刚去世,在这墓地显然不是个吵架的地方。不然的话,她有一万句话怼回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滚,马上滚,贱人。”丁鹏指着蔡文雅咆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啪!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丁鹏话音未落,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生疼,再一看李林已经粘在了蔡文雅的前边,刚刚那个嘴巴就是他抽的。此时,他面色冷峻,冰冷的注视着丁鹏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丁鹏刚刚也就是扫了李林一眼,完全没放在心上,他以为李林也就是给蔡文雅开车的,或者被蔡文雅包养的,因为,他实在太不起眼了,很难让人注意到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突然挨了个大嘴巴子,丁鹏显然是没想到,他捂了捂脸,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,也不说话,直接抡起拳头向李林的脸打了过来,长这么大还没人碰过他一根手指头呢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蔡文雅也是愣住了,她没想到李林会突然出手,这转眼间两人就已经打在了一起,见丁鹏一拳向李林的脸打了过去,她也是吓了一跳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花拳绣腿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李林的嘴角一翘,看着打过来的拳头他完全不用躲闪,在别人眼里这一拳力道或许很大也很快,在他眼里就实在是有点微不足道了,只见丁鹏的拳头距离他只有三尺之遥时,他突然就抡起了手臂,宽厚的手掌划出来一道美妙的弧线,只听一声脆响,巴掌便是狠狠的抽在了丁鹏的脸上,而丁鹏也是应声飞了出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在地上翻滚了几圈,丁鹏才算狼狈的爬起来,他的嘴角已经渗出来血丝,一双眼睛透着凶色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看着丁鹏,李林便是冷声道:“第一个嘴巴,我是替你死去的母亲教训你,不孝,不仁,她在九泉下尸骨未寒,你对得起她的在天之灵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第二,我是替她教训你,你是那个女人的孩子,她也是,她来祭奠自己的母亲这是理所应当的事,而你呢?出口伤人,完全不顾及姐弟亲情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丁鹏咬着牙,这时他哪能听得进去这些,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,凶狠的盯着李林道:“小子,我的事儿什么时候用你管了?你是谁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李林耸了耸肩道:“李林,想报复我?随时恭候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其实,他完全没必须说这些,但他还是说出来了,因为他觉着有必要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,还有你这个贱人。”丁鹏冷冷的扫了两人一眼,但也没在动手,刚刚那两下他已经吃到苦头了,心知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好对付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丁鹏刚转身准备离开,李林突然咆哮了一声,双目寒芒爆射,将丁鹏锁定,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。如果别人骂蔡文雅是贱人,**,婊子,蔡文雅或许会一笑了之,根本就不当一回事,但丁鹏不一样,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同母异父的姐弟,他这一番话无疑是在蔡文雅的伤口上撒盐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丁鹏皱眉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刚才的话,下一次最好别让我听到,不然,不管你是谁,小心你的命,我说到做到。”李林冰冷的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李林,走吧,别和他一般见识。”蔡文雅拉了拉李林的衣袖,她有点担心李林控制不住再打丁鹏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被李林的眼神所慑,丁鹏哪儿还敢多说,拉开车门上车,随后便是飞快的离开,刚到墓地的门口,他就把车子停了下来,拳头在车子的中控台上砰砰的砸了几下,又吼了几声,他就掏出了手机。



   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