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半山海棠_ 第十八章:翌日(下)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27 12:0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玄凌非灾小说半山海棠 第十八章:翌日(下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公堂之上,一位老妇跪在地上,掩面拭泪。一位侍从靠近许连雨,小声道:“大人,你看这……”

    许连雨摆了摆手,问向那老妇:“你说你夫君死于昨夜,可知死于何时?”

    老妇点了点头,呜咽道:“我家良人昨夜听到门外院内有声音,便出门去看,谁知道我只听到他大喊一声,便没了声音。等我再出门时,良人他……他已经去了……我当时情绪激动,也不知道是哪个时辰。”说完她抹了抹眼角的泪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侍卫从外面疾步而来,来到那老妇身边,单膝跪地,拱手道:“大人,在这位民妇的宅子附近,发现了这个。”说完,他从腰间卸下一个黑色布裹包着的东西,双手奉起。

    许连雨惊奇的哦了一声,道:“拿上来。”

    那侍卫起身上前,将包裹打开,赫然露出一只畸形的手臂。许连雨脸色难看的看着这只手臂,侍从道:“大人,这会不会是吴大人的?”

    许连雨摇了摇头:“不是树铭的,你们难道没发现,这只手臂和云中鹤的尸体模样颇有些神似?”说完,他转头问那老妇:“你夫君可有断臂?”

    老妇茫然的摇了摇头,道:“良人他身体上连伤口都没有,哪会有断臂呢。”

    许连雨又道:“没有伤口……那你丈夫尸身可有明显胀大?”

    老妇又茫然的摇了摇头:“尸体怎么可能会变大呢,我良人什么模样,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许连雨沉吟道:“这就奇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妇呜咽道:“大人你可得为我良人做主啊!”

    许连雨用手指敲了敲桌子,对身旁的侍从吩咐了几句,便对那老妇说道:“你先起来吧,带我去你家看看,你丈夫尸身应该还未移动过位置吧?”

    老妇闻言一滞,颤声道:“大人……小民,小民今晨出来时已经将良人安置到屋内的床上了。”

    许连雨皱了皱眉,旋即叹了口气:“无妨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一个小宅内,许连雨将手从一具男尸身上收回,从床上站了起来,道:“你丈夫身上之所以没有伤口,是因为他脖子已经被人拧断了。”

    老妇惊道:“大人,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许连雨道:“你丈夫面色惊恐,瞳孔睁大,很显然死前曾遇到了什么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。你再看他的脖颈,左侧较右侧有明显的红纹,他脖颈后面更是发青发紫,具是淤血导致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道:“他是被人在一瞬间拧断脖子而死的。”

    那老妇惊得一下坐在了地上,颤颤巍巍的说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丈夫生前可有得罪过什么人?”许连雨问道。

    “良人他安分本实,邻里都时常夸赞他为人善良,怎么会得罪人呢?”老妇回道。“是谁,是谁这么狠毒,要杀害他,我,我实在想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许连雨走出门外,来到院子之中的晾衣架前面,两个侍卫也从屋内走出来,只听他自言自语道:“仇人或许是有,但她不知道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忽然注意到院中一张木桌上铺着一层中药,他不由得好奇走上前去,却见这张桌子上铺的中药一边是药材的根枝另一边却是褐色的粉末。而就是粉末的这一边的粉层,却是有被人胡乱抓挠过的痕迹,甚至桌脚附近,都有许多洒落的粉末。

    这时,那老妇也抹着眼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许连雨盯着桌子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老妇愣了愣,也不知道许连雨为什么要问这个,她回道:“大人,这是地梅子。”

    “地梅子?”许连雨捻起一抹粉,凑到鼻子边闻了闻,又问道:“你夫君是开药铺的?”

    老妇点了点头:“是的,大人,城里的和仁药铺就是良人开的。”

    许连雨嗯了一声,拍了拍手,“这些根枝也是地梅子?”

    老妇:“是的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此药功效是何?”

    “大人,这个小民实在不知道。”她顿了顿,忽然道:“我记得良人以前对我说过地梅子能止血消炎,清热去火。也不知记得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地梅子粉末,是你丈夫昨日磨的?”许连雨问道。

    老妇道:“是的,大人。”

    许连雨忽然冷冷道:“即然是昨日所磨,为什么夜里也不收回屋里?不怕下雨淋湿或是被风吹走么?”

    老妇一惊,立刻跪了下来,道:“大人,良人只是昨日发现铺子里的地梅子没了,怕今日要用到,这才夜里没收回去的啊!”

    许连雨哼了一声,“你夫君身为药铺掌柜,药材缺货,也不至于如此匆忙的准备药材吧?”

    老妇急道:“不是的大人,是这些日子,总有一个穷书生来铺子里买药,回回都会买地梅子,昨日最后一抽地梅子也被他买去了。等他买了走了良人才意识到他日日来买这味药,良人料他今日还会来,才如此匆忙的啊!”

    许连雨冷声问道:“一个穷书生,哪来那么多钱日日买药?你说谎前起码也得想好再说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大人啊,我也不知道那书生怎会如此有钱,但他却是真的日日都来买药的啊!”那老妇急的声音中有了哭腔。

    许连雨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许久,忽地微微一笑,“你没有说谎,你先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老妇仍是没回过神来,颤颤巍巍的跪在那里不敢起来,许连雨刚想安慰她几句,两个侍卫就从门外走了进来。见到许连雨,立刻禀报道:“大人,我等在云中镖局并未发现云来山的尸体,另外云中鹤却从灵床上掉到了地上。”说着,那侍卫咽了咽口水,接着说道:“还有……云中鹤并未断臂。”

    许连雨听完转过身,将老妇扶了起来,道:“你且放心,我一定会还你夫君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老妇老泪纵横道:“谢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许连雨对身后的两名侍卫吩咐道:“你们留在这里先守着,我去云中镖局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向门外进来的两个侍卫招呼了一下,便踏门而出。

    海棠山后山上,林朝菌长长的打了个哈欠。他慵懒的跪在地上,听着漾儿跪在沈老爹的坟前诉说着自己的女孩心事,仿佛撒娇诉苦一般。他看着沈老爹坟前的香从四分之三到二分之一又到四分之一,感到一阵无奈。

    正当他听的昏昏欲睡的时候,忽然听到漾儿对他说道,“喂,你是不是嫌我啰嗦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林朝菌看了眼漾儿,显然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看,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,我居然让他做了我的哥哥!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恶,漾儿生病的时候,他给我煎药,第一次把药煎糊了!他给我送药的时候,跟我道歉说是不小心睡着了!这还没完,他还要我把他煎糊了的药吃下去,实在是气死漾儿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还有,他煮的面漾儿一点都不喜欢吃,他老是放很多盐把汤弄的咸咸的,而且煮面老是不加青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他可坏了,昨天他回来,不知道从哪搞来好多鸡蛋,我问他是不是买的,他说是他骗的!你说这人坏不坏!去骗别人鸡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爹爹,你知道吗?你走了之后,他偷偷把‘海棠’重新挂了上去。他在漾儿生病寻死的时候,却悉心认真的照顾着漾儿,在漾儿孤独无助的时候,他却跟我道歉,还说要做我的哥哥呢……”

    漾儿转过头,看着早已跪着睡着了的林朝菌,柔声道:“就是这样一个人,也会有那么温柔的一面呢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