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仙魔大红楼_ 第三百七十五章 骂杀学士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4 10:3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浪漫青蛙小说仙魔大红楼 第三百七十五章 骂杀学士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误伤无辜啊,”

    胡鹰苦笑了一声,从虚无中穿行而过,瞬间到了养心殿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老臣胡鹰,前来觐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胡鹰喊了一声,大门就是轰然打开,他一步一个趔趄,刚进大门,就五体投地的拜在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“老臣胡鹰,恳请陛下,诛杀祸国之人。”

    他趴在地上,低沉咳血。

    水英光高居龙栾,身边是甄公公伺候着,在他的旁边,还站着白鹤镂空,金丝环身的永昌侯任帘。

    水英光盯着胡鹰,眼底寒光闪烁,笑道:“胡爱卿不必多礼,起身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不能起!今日老臣以死相谏,望陛下诛杀贾宝玉,以全陛下神武之名!”

    “你威胁朕?”

    水英光勃然怒起,养心殿的大门轰隆关闭。

    他杀机四溢,尽数针对堂下趴伏的老臣!

    胡鹰却是不管不顾,继续道:“陛下,孔圣有言: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百姓都是‘下愚’之人,只可以让他们服从,不可以让他们接受太多教化!

    陛下,要是百姓能够开山、燃山、凝练文胆,都有了捉星拿月的本事,世上定然大乱。贾宝玉必须死!不然的话,您在史书上的名声可就坏掉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掌管史书记载的,是法道儒家的人吧?”

    水英光缓缓坐下,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胡鹰颤了一下,回禀道:“陛下,都是忠君之人,分什么王道法道?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种话,自己信吗?胡鹰,你被耳中俗人所扰,这俗的一种,恰好能句句刺痛你的心扉,难道你还想不明白?

    朕不想明言,念在你劳苦功高,朕还想给你留上一分脸面。你,自去吧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胡鹰浑身都哆嗦了起来,抬起头,张嘴想要开口。

    可是这时候,突然,宝玉从龙栾后走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胡鹰!”

    宝玉怒然呼喝道:“民可使,由之;不可,使知之。好好的孔圣道理让你扭转成愚民的道理,我这个在你眼里该被扒皮拆骨的,今个,偏是要和你说道说道!”

    闻言,水英光和任帘的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就连甄公公,也是诧异的看着宝玉——这小子,忒大的胆子!

    宝玉才不管这些,听到胡鹰的那些话,他真个想杀胡鹰了。

    【都成了不死不休,还留个什么情面?神魔之障,用这个杀他!】

    想起胡鹰正在被耳中人困扰,还恰好是其中的俗人,那就真是再美妙不过了。

    胡鹰此时,可是处在一个极其虚弱的情况下!

    只要他句句抨心,敢说不能骂杀封号进士?

    他大步上前,一步一句,句句义正言辞!

    他要骂杀胡鹰,然而他说的,也是他认可的道理。骂杀封号进士,不是真正的道理,那可不成……

    只见宝玉一步落下,愤然道:“孔圣有言,民可使,由之;不可,使知之。这是讲百姓要是守法善良的,就让他们自主行为不要过多约束;那些愚昧暴戾的,就惩戒教导使其知晓过错!

    可是在你的嘴里,却成为了愚民!那么在你的眼里,百姓和猪狗何异?”

    “竖子安敢妄言孔圣经意?”

    胡鹰愤然嘶吼。

    宝玉微微一笑,又是一步落下!

    “孔圣有弟子三千,贤人七十二,其有言:‘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’!如此广传教化之圣人,在你嘴里却成了豢养猪狗之徒!

    我以为董圣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,却又弄出个神魔之障出来是个败笔,如今才明白,要不是有神魔之障,天下百姓是何等凄凉?

    胡鹰,你该死!”

    “小儿!无知小儿!”

    胡鹰的脸色铁青,指着宝玉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宝玉句句诛心,要引发他内心的魔障,又让耳中小人有了说头,不断在他的脑海回响魔音!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开了口,怒道:“无耻小儿!要不是有耳中小人作怪,老夫定然驳斥于你!呼呼,驳斥你到怀疑本心,驳斥你没了根底修行!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?”

    宝玉再次上前,卡下距离,得距离水英光近一点。

    他冷笑喝道:“都说你是千古忠臣,可我刚才听着不是啊!你说陛下的名声,说白了不就是讲你自己的名声?

    听听你自己的道理——可忠君!可为国!傲骨不屈者,名垂千史!你到底是想忠君为国呢?还是更想名垂千史?你是想法道儒家书写史书名垂千史吧!为了这个,连天子都敢威逼,你还说什么忠君爱国?”

    大笑了两声,宝玉啐了口唾沫,差点啐在了胡鹰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呸!你就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小老儿,谈什么忠臣?谈什么名相?鱼肉百姓的腌臜老货,你就是个欺世盗名之徒!”

    “老夫不是!”

    胡鹰冲着水英光连连磕头,大声嚷道:“陛下明鉴!老臣一心为国,忠心可表!老臣对比下的拳拳之心,天地可鉴呐!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不是?”

    水英光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胡爱卿,朕本想给你留上一点脸面,宝哥儿呢,也不愿意平白招惹你这样的能臣。可惜你咄咄逼人……

    罢了,你看看自己的脸上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老臣的脸上?”

    胡鹰连忙幻化水镜,只是一照,仰天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臣的脸,这,这是神魔之障?!!!”

    宝玉看了看胡鹰的脸,只见上面黑纹纠结,玄奥邪异的缠绕了两个眼眶。

    他有点无语,不就是神魔之障吗?被他针对着骂了这么久,还有耳中人里面的俗人发出魔音。两种夹在一起,引出个神魔之障,本就是应该的道理……

    他要的可不是这个,胡鹰想他死,就不能怪他辣手无情。

    对这种沽名钓誉的东西,他也不会有半点手软……嗯,嘴软?

    宝玉再次上前,几乎处在水英光和胡鹰的中间,厉声喝问道:“且不说王道法道,就算不提儒家,只说文人!

    身为文人,自然是要爱民为先!你把百姓当作刍狗,还敢说自己是个文人?你,该死!”

    “老夫,该死?”

    “老夫,真的该死?”

    “老夫……没错,老夫该死!”

    胡鹰蓦然凄笑,站起来,努力让身躯笔直。

    他仰天拗道:“常欢兄,你说我错,原来是错在了这里!老夫太过爱惜羽毛,只想名留千史,却忘了身为文人应该记得什么!

    老夫,真的错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冲着水英光缓缓跪倒,叹气道:“老臣知罪,老臣会安抚法道朝臣,尽可能给贾宝玉制造便利。不过等贾宝玉成就进士文位后,不会继续保他。”

    宝玉看着胡鹰,满满的都是诧异。

    封号进士这么厉害?黎雨航也是封号进士啊,根本挣脱不了神魔之障,他还以为这一通怒骂,能让胡鹰这老家伙完蛋呢……

    【肯定是骂得不够!】

    宝玉这般想了,开始措辞,想真个弄死胡鹰。

    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,他都从金陵滚回来了,胡鹰还要逼死他,他还能手软?

    可是这时候,水英光咳嗽了一声,摆了摆手,让胡鹰离开……

    “别白费功夫了,要是个封号进士,还真的被你骂死了。”

    水英光坐回龙椅,盯着宝玉,满脸都是唏嘘。

    任帘也是一副惊叹的模样,连着甄公公,都是偷眼来瞧。

    “他被耳中人掣肘着,不这时候骂死他?还要束手待毙不……等等!”

    宝玉瞪大了眼睛,惊声问道:“陛下,您刚才说的‘要是’个封号进士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胡鹰不是封号进士,他在学士里也算是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水英光盯着宝玉,满满的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宝玉却笑不出来,只觉得有一万个乐阳吟化成原形,从他的心脏上轰隆跑过……

    学士?他骂了学士?

    而且,硬生生的把学士骂出了神魔之障?

    学士啊,那是何等文位!听说学士是没有神魔之障的,可是,硬生生的被他给骂出来了?这仇结的……不是一般的大!

    他努力摆出可怜的表情,或许不用摆,自己都觉得很可怜。

    “陛下,咱们商量商量,多少好处能弄死这厮?”

    “怎么?知道怕了?”

    水英光很欣赏宝玉现在的表情,这家伙,好像从来不知道害怕。

    他上上下下,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阵,这才开口笑道:“不用怕,胡鹰被耳中人掣肘,又被你骂出了神魔之障,只要是他麾下的进士对付你,全都得牵扯到他。

    你以为他说保你是有多大度?如果是法道进士对付你,他比你死得都快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等我成了进士,他不就能对付我了吗?就算成了圣途进士,我也打不过学士啊。”

    宝玉还是很苦,心肝脾肺肾都苦。

    旁边的永昌侯一下子笑歪了嘴,拍着大腿笑道:“别担心,胡老头活不过三年!哈哈学士被骂出了神魔之障,他又被耳中人闹腾着,最多三年就得翘辫子!

    事实上,你等于是真的把他给骂死了。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任帘上下打量宝玉,怪笑着问道:“宝哥儿,不知道你有没有堪比《三字经》的启蒙好文,或者名扬级别以上的正气大文?”

    “有一些。”宝玉毫不隐瞒。

    他听过风声,知道任帘或明或暗的,已经帮过他很多次。

    投之以桃,报之以李,他愿意交好任帘这样的妙人。

    于是宝玉笑道:“侯爷要是喜欢,晚辈有篇《增广贤文》可以送给侯爷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一篇吗?”

    任帘意味深长的笑道:“当初史鼎和王夫人重伤,他们都是我救下的,没有我就没有王夫人,自然没有你。小子,你可不要小气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宝玉猛然一愣,关于这件事,他还真没有听说……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宝玉咬紧牙关,肉疼了好一阵,牙齿咔嚓一响。

    “侯爷,大恩无以为报,您要是真的需要,等晚辈成就进士,有《正气歌》一首!”

    心疼啊,真心疼,好生心疼!

    这《正气歌》,可是他压箱底的宝贝!

    可是再大的宝贝,也比不上亲近人的性命,他愿意忍痛割爱……

    任帘呆滞了片刻,猛然大笑,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胡老头真个倒霉了!堪比《三字经》的启蒙好文大学士都书写不出;正气类的名扬篇章,更是数千年不出一文!他能活命的东西都在你的手里,宝哥儿,死死的藏好了!等你登上朝堂,真个需要的话,就让胡老儿给你做了打手!”

    “没错,能驱除耳中人的,只有启蒙大文和正气大文。”

    水英光犹豫了片刻,商量道:“宝哥儿,胡鹰怎么说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啥都没有!”

    宝玉正气凛然,袖子一甩,把全部的身家都甩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贾府穷得叮当响,宝玉更是两袖清风,什么大文啊,全都没有!您看宝玉这三两瘦肉,想要什么尽管拿去!大文,就是没有!”

    “胡鹰是三朝老臣……”

    “宝玉两袖清风!”

    “他没功劳也有苦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苦劳功劳都有!”

    “可你刚才说有《增广贤文》和正气歌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宝玉哼了一声,义正凛然的道:“陛下,朝廷可没有法制说:吹牛得要上税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任帘想要大文,有!

    水英光想要,自然也有。

    可是给胡鹰讨要的话,对不起,水英光在他这边,早就没了天子威严。

    吃人嘴短,拿人手软,水英光很深刻的体会了一回……

    “你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水英光笑骂了一次,刚想撵人。

    突然,黄玉砚台绽放毫光,身着蓝色长袍的小君子显化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张嘴,告状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